您当前的位置:中篇小说 正文

第八部梁山中篇第十一章(下)

来源:宋江 编辑:宋江 时间:2021-10-01

望着远去的盗匪队伍,石秀笑了笑,一旁便有人抓紧机会拍马屁:“三爷果然神机妙算,一查到梁山几大头领分头下山,便知他们是要迎接宋江,于是顺水推舟,将他两边接上了线,更将咱们的人夹在吕方郭盛的队伍也上了山去,小人等佩服之极。”

石秀不吃这一套,摆手道:“你等知道什么?梁山上法度森严,远非寻常盗匪可比,咱们派了几个青皮混混杂在里面,未必能探得什么机密情报,反倒要小心露了马脚,打草惊蛇。”

那几个随从连连称是:“三爷说的自然在理,不过那几个青皮混混也不知咱们的来路,只是与咱们的兄弟有旧而已,如今上了梁山,日后再想要取得梁山的消息,便可由咱们的兄弟设法打探,也可一步步往山寨里渗透了。”

向梁山里安插人手,是高强的既定策略,不但有宋江这样的高级无间道,其余的小卧底也必不可少,君不见现代的无间道电影,到最后真正决定胜负的,恰恰是一名不起眼的小卧底?从这电影里得到启发,高强便令石秀设法在梁山安插钉。

混在郭盛队伍上山去的几个青皮混混,都是在黑道也混的极其惨淡的,他们根本接触不到石秀组织的实质内容,就连预定要与这几个青皮混混保持联络的人员,也都只是石秀组织的外围人员而已。要知道卧底这一行,其的讲究极其微妙,要如何在对方的势力范围内保持自己所派出卧底的立场,可算是一个永恒的命题,这一次石秀所采取地,在兵法称为明间。其作用只是布线而已,由于其本身不能造成较大的影响。便也说不上什么暴露不暴露地了。

至于卧底间形成联系网,更进一步对梁山内的局势发生作用,那是往后的事情,只需宋江在山上站稳了脚跟。便可一步步施行。

想到这里,石秀眯缝着眼睛。看着那伙盗匪队伍渐渐远去,忽地冷笑一声。带着几个随从转身而去。

这几日山上头领四出迎接宋江,晁盖坐镇山上,将探马远远派了出去,朝夕打探消息。这一日接到禀报,说道军师吴用接着宋江,更有一拨好汉前来入伙,现今已到了山前酒店,掌柜的旱地忽律朱贵送了消息,教泊里用大船出来运载入伙诸人。

晁盖得报大喜。如今刘唐,阮小二几个都被派出去,分头迎接宋江。山上留的是杜千宋万,公孙胜。白胜等几筹头领,一发都下了山来,在那金沙滩上奏起细乐,吹吹打打好不热闹,草莽之人,音律什么是不讲究的,全凭一个声音大,吹地喜庆罢了。

不片刻,吴用引领着宋江等人都到,晁盖接着了,大家见面激动,颇有“渡尽劫波兄弟在”之慨,虽不至于抱头痛哭,亦大有唏嘘。还是吴用做好做歹劝住了,大伙一起上了宛城,晁盖吩咐大摆筵席,一来与宋江接风压惊,二来迎接新上山的两个头领,吕方郭盛。

吕郭二人见晁盖甚是英雄,山寨立地齐整,又有八百里水泊的天然屏障,酒席更是水陆杂陈,连喝的酒也比自己山寨的好上许多,真个处处强盛,怪道数百里内官兵不敢正眼去看梁山,心大为钦敬,都一起向晁盖磕头,宣誓效忠。

晁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,盗伙讲究实力称尊,每个新上山入伙的头领,都得叫他先对梁山存了敬畏之心,方成主强客弱之势,日后才好驾驭。要知晁盖自己就是后来上山,火并了原先的大头王伦之后,才坐了梁山之主,心怎不防备?

如今吕方郭盛都诚心入伙了,晁盖便请宋江也入梁山:“众家兄弟在一起快活,岂不强胜去那远处军州,路途辛苦?”

宋江面有难色,停杯不饮,把眼睛只看吴用,指望他出来说几句周旋,毕竟吴用也听过了自己的理由,当时是表示赞同的。

吴用了然,便向众人将宋江地难处说了一遍,晁盖等听说宋江承父庭训,不得入伙,一时也不好说些什么,毕竟宋江有的外号让你叫,乃是“孝义黑三郎”,那孝字放在前头,透着就比这绿林的义气要来得强胜。

席间一阵气闷,公孙胜在高强破应奉纲案时失风被擒,后来是高强有意放人,却假作是宋江一力周旋的结果,因此心一直承宋江的情,这时忙出来宽解道:“所谓人各有志,宋江哥哥心系众兄弟,虽然在发配途,仍旧上山来见一见众兄弟,这便是义了;他老父在堂,不许他入了我绿林,宋江哥哥念着孝字上头为难,这便是孝了。如此孝义不能两全,我等既然称一个义字,不能叫兄弟坏了孝道,此议权且作罢,大家喝酒便是。”

晁盖看了看吴用,见后者向他微微点头,又使了个眼色,心知这狗头军师已经有了计较,当下便道:“公孙兄弟言之有理!来来来,今日众兄弟难得欢聚,且开怀畅饮,不去管那些琐事,来日却再做计较。”

众人都说甚好,于是再又举杯痛饮,你敬我一杯我敬你一杯,喝地不亦乐乎。宋江心惦记着高强的命令,又格于父亲临行的嘱咐,实不知要如何才能不露痕迹地上山入伙。

其实若是单单要上梁山,那是轻易之极,只是宋江的使命,不但是要上山,更是要取得梁山大权,如今若是只这么糊弄着入了伙,就算仗着以往对晁盖等有恩,顶多不过是个有些体面的头目,对晁盖的权力丝毫不能形成威胁,要完成高强的任务,不知等到猴年马月。

不能成为梁山之主,接下来的就是不能接受招安,不能实现“高官得做,骏马得骑”的人生理想,对于宋江来说,可谓生不如死!因此他表面上以父亲的言语为借口,其实不过是眼下上山入伙的时机还不成熟罢了。

心有事的时候,饮酒便容易醉,这一天的宋江再度用自己的身体证明了这一点,几巡酒罢,他便喝的酩酊大醉,趴在桌上不省人事,口喃喃不知说些什么。

吴用推了宋江两把,见他毫无反应,众人都笑,于是扶了宋江去厢房歇息,那两个公差也安置了,着几个喽啰看守住,只不许四处乱走,余外各便。

这边晁盖将吴用让到自己房,皱起眉头道:“学究,这宋江兄弟因老父之言不肯上山,要去那远处军州受充军之苦,这却如何使得?那充军路上,不知多少磨难,你我都是清楚不过,多少好汉尚且挨不过,何况宋兄弟久做官吏,受不得江湖风波恶?还得你这智多星想个法,怎生留住他在山上才是。”

吴用展颜一笑:“晁盖哥哥,这有何难?只需如此如此,不愁宋公明不留在我梁山之上,又可顾全他老父的言语了。”

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。来读读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:

责任编辑:宋江
栏目分类
言情小说,穿越小说-55言情网最全的言情小说网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