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中篇小说 正文

第八部梁山中篇第六章(下)

来源:高强 编辑:高强 时间:2021-10-01

一曲既罢,师师谢了高强的掌声,轻声道:“衙内终日忙些大事,师师是不懂的,只是会吹奏些曲,为衙内开怀而已。曾记……”

“曾记什么?”高强见她欲言又止,不由得好奇。

少女软玉般的脸颊,忽然泛起了一层红晕,便好似调弄胭脂时,一点胭脂落入了水,化的淡淡的嫣红,娇羞美态令人见之忘俗:“曾记两年前,奴婢刚到衙内府时,也是在这棵树下,为衙内吹了一曲行路难,其时衙内本是心怀难遣的,听了奴婢的曲,好似开解了许多,当时吟了句唐诗,说什么‘长风破浪会有时’,奴婢没读过什么书,不大听得懂,不过见衙内开怀一笑,奴婢心里欢喜的很。因此今日见到衙内又有烦心事,奴婢便想,倘若能再吹些曲,令衙内能轻松些,也不枉了衙内养我一场。”

高强听了这几句软语,心里好似吃了人参果一般,沟沟坎坎都叫熨平了去。他原本是心有数,自己虽然站到了蔡京的阵营,只是恪于形势,倘若现在就和蔡京对立,恐怕没等自己弄出点名堂来,就被蔡京给摁住了动弹不得。要想干一番事业,改变大宋被异族入侵,朝廷播越,百姓生灵涂炭的命运,又怎么能够绕开蔡京,绕开他所控制的朝廷?

之后高蔡两家结为秦晋,妻蔡颖才貌双全,大家闺秀。正是每个男人的妻典范,高强偶尔午夜梦回时,端详着身边这张完美无缺的面容,心颇有几分感慨:倘若不是穿越而来,又怎么可能娶到这样万无一的贤妻?

一日夫妻百日恩。况且二人新婚如胶似漆,恩爱远过常人,高强与蔡颖在一起久了。渐渐也觉得待在蔡京的阵营里,仿佛也不差了。

只是这次的事情,虽然眼下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严重地后果,但是却给高强提了个醒:他并不是生活在纯净的真空里。身边的一切,包括自己枕边最亲近的人,也只是政治斗争的一个棋而已,若换了一种情境,她或许就会成为射向自己最锐利的箭矢!

所谓的身不由己。又或者如西方人所说地异化,在这一刻,高强体会的无比深刻。人在这江湖,身边的每一点一滴,渐渐羁绊,渐渐沉迷。直到忘却本来,随波浮沉,又有谁能例外?高强并不会怨恨蔡颖。毕竟她是姓蔡的,毕竟她嫁到自己家来。承担的就是连接高蔡两家的任务,一旦两家走上歧路,便是她牺牲自己幸福的时候,从她的角度来说,又何尝是什么幸事?

“只可惜啊,若不是生于此种富贵之家,我们原本可以活的快乐许多……”想及以往的恩爱,高强不禁有些神伤,有些事情发生了,就无法淡忘,在心总会有那么一根刺:有些感觉,一旦错过了就不再回来,即便人面依旧,情境却非,往者何可追?

他这里怔怔地出神,师师不敢打扰,侧头想了一会,将洞箫凑到唇边,咽咽呜呜地又吹了起来。这次曲调婉转深邃,高强本自有些怔忡,思绪不由得便缥缈起来,等到一曲既罢,忽然眼前一道白影晃了晃,这才猛然惊觉,脱口道:“却是怎生?”

师师倏地缩了手,那手原是拿了一方绢帕,讷讷道:“衙内,衙内勿怪,师师见衙内落泪……”

“我落泪了?”,经这么一说,高强这才发觉,自己脸上凉凉的,口边也有些咸味,竟是真得落了泪。

他忙要用自己袖擦,瞥眼见师师拿着手地绢帕,有些进退不得,正在惶恐,便伸手将她手的绢帕给接了过来,擦干脸上的泪水,笑道:“师师啊,都是你曲吹的太好,引我落泪了,现在用你的绢帕擦我的眼泪,算作罚你,可服么?”

师师被这一下,倒从方才的惶恐解脱出来,大眼睛里反而掉下眼泪,抽抽噎噎的说不出话来。一个秀秀气气的小姑娘在面前哭,高强可有些吃不住,他费劲力气解劝,拿出了现代电影学到的各种狗血桥段,除了野蛮女友之类的挨打招数不大好使之外,其余能用的全部用上,总算让师师破涕为笑,轻骂了声:“衙内好作主,这么欺负奴婢,算不得英雄,羞也不羞?”

“怪哉,我不就是拿你的手帕擦了擦脸,说起来我一个大男人哭的时候给你看到了,丢人的是我才对,怎么说是我欺负你?”这等情窦初开的少女芳心本就难猜,高强虽说多了几百年的经验,在这方面可也半点帮不上忙,难道说看了一千部讲离婚的电影或者剧集,那观众自己的婚姻就能从吸取教训,白头到老了?

不过现代人接触的信息多,同龄男女交往的经验也比古人多些,这方面高强差有一日之长,起码对于女人心难以猜测这一点,他是不会去硬碰硬的,当即转换话题:“适才师师所奏的曲,究竟是何曲?怎么本衙内随曲入情,竟然会流起泪来。”

师师白了他一眼,似嗔似怒,心怪这人恁地不解风情,不过奴婢的身份,主人问话自然要答,只得抛了自己的少女情怀,规规矩矩答道:“此曲是往日师师出入大娘房,见大娘读一阙词出神,师师听了也觉得好,便学了来,又照着词的意境,自己胡乱谱了曲,可叫衙内见笑。”

高强还在纳闷,师师已经轻声唱了起来,一句句词流过高强的心底,他如遭雷击一般,霎时动弹不得,心一种揪痛,仿佛真个有一只手在狠狠捏着自己心头某个柔软的部分,那般的痛,无以排遣,尽在这句句词化去:“红酥手,黄藤酒,满城春色宫墙柳。东风恶,欢情薄。一怀愁绪,几年离索。错!错!错!

春如旧,人空瘦,泪痕红浥鲛绡透。桃花落。闲池阁。山盟虽在,锦书难托。莫!莫!莫!”

第三日,蔡颖还家,夫妻二人又见面,相互之间亲密如故,一同拜见家翁高俅,又说了些闲谈话语,依旧回房歇息。

高强先**去了,蔡颖坐在铜镜前,将满头钗环一一取下,放在妆奁匣里,信手一翻,却翻出匣底藏着的那张纸来,纸上所记的,正是当日未曾嫁与高强时,所求的一阙“钗头凤”。

当时只觉略嫌悲苦了些,词倒是好词,蔡颖终日念诵,此刻却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,心默念着:“山盟虽在,锦书难脱!山盟虽在,锦书难脱!”她没来由的一阵恐慌,忙即将那张纸压到匣底。

这一夜,19岁的蔡颖彻夜无眠,双臂始终紧紧抱着身边的丈夫,唯恐一松手,他就会远离。

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。来读读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:

责任编辑:高强
言情小说,穿越小说-55言情网最全的言情小说网
Top